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25.10.2016 異夢

我和朋友在圖書館講話,那是一個暖木圍繞搭配著大片玻璃的房間,說得正起勁,卻發現我們好像太起勁了,於是說:要不小聲點,後面的人應該覺得很吵吧。我回過頭跟後面的女孩稍微點頭致意。途中我走近咖啡間,便在那裡撞見了那個女孩,遂與其聊起來了,問了一下她在這裡做什麼,好像是來唸書的吧,之後我們便一起去吃了拉麵,我吃掉了桌上剩下的煎餃後,又再點了一盤(是有沒有這麼想吃煎餃)。

我躺在房裡,一個冷色系的空間,沒有特別的裝潢,像是提供過客暫時落腳之地,我用電話跟不知道誰吵了一架,我嗆了一句:阿,你有辦法就來啊!怕你啊!時過半晌門外發出一陣咚咚咚超大力的敲門聲,接著碰的一聲他破門而入,我從床上跳起,以為準備要衝突了,吐出了一句:為什麼要這麼的緊張呢?接著打開了床後的窗戶,抓著我就往窗戶跳,我心想這樣是要同歸於盡嗎?這裡三樓吧?卻發現高度不過半層,隨時都可以輕鬆跳出去,眼前則是一片草坪,隔著草坪的對接有家便利商店,許多人都聚集在那裡,停滿了重型機車,店家招牌閃著藍色的霓虹燈,他悻悻然地說道:你看!跳出窗就沒事了!於是他自顧自的點起煙,我示意他給我一根,他指著旁邊一堆的煙說:我剛剛從那裡拿的。於是我也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隻Caster,深深吸了幾口,感覺鬆了口氣。

莫名的我出現在一個河岸,另一個朋友還有不知道誰也在,一行四人,看到一艘藍底只為了幾個安全桿的船,緩緩飄過來,看起來是可以坐上去的樣子,待船上乘客都下船後,我們就興高采烈的跳上去,但是才出發沒多久,船主就說,這艘船有個問題,就是我們船上四人要同心協力一起划,稍有力道不對就會翻船,我心想:真是上了賊船了!也是啦,哪來的船長這副德性勒?!正想返回岸邊時,卻已在半途也只好認命的向前划著,我們在嘗試的時候數次幾盡翻船,我也多次貼近水面,而我朋友還多次想害我掉進水裡,但是每次都是沾上一點便又回到船上,想當然船上四人的衣服也都全濕了,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我們還是划到了下一個停靠點,其他兩個到站就迫不及待地跨越眼前的欄杆飛奔去玩,我累癱的趴在欄杆上,這時候我發現我朋友在一旁跟一個看起來很眼熟的人在抽煙,於是我走了過去,跟那個人借了一根,並跟我朋友說:我想妳不會有煙吧!應該是他的吧?

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其實你沒有你想像的難過

某日,你突然覺得你很難過,因為某種情緒湧上心頭

某日,你突然覺得你不開心,因為某些人讓你感到不適

簡單來說,你也只是埋怨生活乏味,缺乏小確幸

然後你也知道這些小確幸,只會扼殺你的未來

於是你在你的部落格寫下正面的字語

於是你勸導別人向前看

於是你做了許多給別人卻其實是給自己的諫言

你不可能滿足所有人的同時

你也滿足不了你自己

在給出諫言的同時

你其實暗自心虛

因為你不夠堅強

但是你卻希望在所有人面前表現出那個樣子

然後你卻期待著誰可以讓你舒適的在她懷裡熟睡

而你卻沒辦法做到讓自己平靜

於是你對於你的自我矛盾提出質疑

於是你在你的部落格裡寫下批判的字眼

但是這些種種其實大部分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你也沒有你想像中的難過

你只是感到生命中的空虛

於是寫下不成熟的惆悵

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夢境 24.05.2016

你帶著他來找我玩
透過半掩的門看到房間的凌亂
我往回走進客廳,你單獨來找我
我說,你也就只是耐不住寂寞吧
你沒有說話

我走進我的房間
看起來我住得很奢侈
他單獨走進我的房間找我
我說:我沒必要跟你說什麼,我本來就不喜歡你

廚房裡煮著一鍋湯
你們坐在餐桌邊等著
我心想我沒有必要招待你也招待他吧
所以上菜的時候
他的盤子我都故意的用摔的
只差沒有把盤子摔破
你問我怎麼了
我說:我可以招待你,但是我不招待陌生人

你看起來似乎很遺憾
而我覺得這樣的場景很諷刺

2016年3月15日 星期二

未知記憶的日記 15 März 2016

一步一步地終於來到了這天
本來滿心期待
現在卻不這麼想完成它

想到結束之後
很多事也跟著結束了
就不由得一陣感傷

切下幾塊麵包
抹上起司
大口大口的咬下去
把所有困惑,情緒以及到嘴邊的詞句
全部
一口氣的吞下去

『你已經長大了,該成熟點。』,你對自己說
然而也只有你才知道你長大了沒
或許遇到同樣的情況
你又會變成那個坐在地上哭鬧的小孩

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未知記憶的日記 21.02.2016

週末做了件蠢事
其實這週你不應該碰任何酒精性飲料
你知道你其實正在打一場內戰
一場沒有交戰方的消耗戰
你的敵人也就只是你,和過去的你
而我還是想藉由酒精暫時停戰一陣子
想不到卻點燃了另一場戰爭

思緒無法停下來
突然感覺到自己被自己拋棄的瞬間
只好躲起來像個小孩一樣的大哭

『這是哪裡?』你問
『你為什麼躺在這裡?』他說
『因為我不知道我想擁抱個什麼』你說
『你其實知道』他指責著
『我不要知道,你走開你不要來比手畫腳』你吼著
『你總有一天還是要面對的』他平淡的說著
『誰?再看看說不定不用』我緩和的說
『你以為你可以很理性,可是那只是你隱藏你情緒的方式』他剖析著
『你設的結界正在瓦解,你卻還想要繼續壓制你的感情』他尖銳的切進核心
『你要再設一個結界嗎?』他問
『我不懂,我沒有設過結界啊!』你回答他
『你忘記了而已,你遺忘了外界的模樣,你以為你能感知可是卻不是這樣,其實你只是假裝一切沒有發生,假裝暫時抽離這個時空,你總是說你要活在當下,可是你卻活在平行時空的當下,你只願意看到你想看到的,讓大家都覺得你很開心,卻刻意忽略自己的難過,然後自顧自的躲起來』他繼續說著
『不好嗎?我只想要開心就好了,大家都可以開心,不需要爭吵,不需要難過,不需要痛苦,為什麼不好?哪裡不好?』你說
『那也只是你自私的以為,你就是這樣的自私,你以為自己很開放,實際上只是你做出來的保護動作』他說
『所以怎麼辦?』你問
『你要改變,也只有你可以改變你自己』他說
『成熟點,沒有人知道你的路會怎麼走,也沒有人會知道自己之後會怎樣,你只能對自己負責,別人的事你沒辦法決定,即便你進入決策核心,你也只能用你有限的訊息去推斷,你不需要慌張,只要隨時準備好,你就可以前進』他說
『好...那現在可以讓我休息一下了嗎?我覺得我好累,好累,好像一個世紀都沒有睡,闔不上眼的看著我自己』你說
『恩...安心的睡吧,你睡的時候我來保護你』他說
『謝謝』、『不客氣』、『晚...安...』、『晚安』


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未知記憶的日記 20.02.2016

過去與現實

以前總希望可以有一雙翅膀讓我飛翔
現在總希望可以有個地方讓我停泊
曾經打開所有的偵測器
現在他們卻都像失靈般的跳針
不斷給我錯誤的訊息
也許他們本來就是故障的



我依著壞掉的羅盤在海上飄蕩著
直到我再也找不到下一個陸地
失去一切掌舵的慾望



就這樣隨著風向無謂地朝著一個未知的目的地
直到被海藻纏住,被漩渦困住
才想起我還有尚未發動的渦輪引擎
然而操作手冊早就沉睡在不知道哪塊海域
或是在哪片大陸停留的時候遺忘在哪個村落

自己

我冥想著
究竟何處才是我可以毫無顧慮攤平的沙灘
我盲目的在油箱裡灌進不知道哪來的燃料
希望他可以讓引擎稍微運轉一下
可是卻忘記我應該要按下開關

引擎

我把油都吸乾了
船的主人到底希望我把他帶去哪裡?
我們停泊在這片無邊無際的海上已經很久了
我覺得好像一輩子
也許因為我來自高科技國家
不太會壞,保固期長的驚人
但是我好像被安裝錯地方了
畢竟我其實是戰鬥機的引擎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推船呢?
我不是應該在天空中飛翔嗎?



我的身體因為太久沒航行所以有點生鏽
雷達似乎有點故障
總是以為四處都沒危險
或是把善意的接觸當作危險處理
我停泊了好多地方
可是每個地方都跟我格格不合
好不容易看到船上的人慵懶的在沙灘上曬著太陽
似乎我應該覺得欣慰
我卻覺得噁心

乘客

船長不知道在幹麻
靠了岸我們只好自尋歡樂
沙灘!我們好想要回到那個充滿陽光的沙灘
可是我們卻又再度啟航
現在只看得見一片汪洋
要抱怨誰啊?我們自己要上船的

船長

我拿著羅盤
以為可以找到曾經遺失的地圖
然而我的船似乎不聽我的話
他到底要把我帶去哪裡
這些乘客到底什麼時候上船的?
他們有什麼好抱怨的啊!
奇怪我強迫他們了嗎?

夢境 16 Feb. 2016

我和那位女性一起看了一本英文書
看到她還沒看的地方
我依偎在她身上
她唸起其中一段,便轉過頭來
我親了她一下,她似乎有點驚訝但是卻伸出了舌頭
擁抱著她,那個感覺好安心
她躺再懶骨頭上,我從她腳邊慢慢的爬上去凝視著她,又吻了她一陣
早上我想找吸塵器,於是打開通往陽台的門
發現陽台積滿了雪,一條響尾蛇蜷曲在那搖著尾巴發出聲響
一群人在外面清理著不知道什麼,其中一個拿著這個公寓的吸塵器
直到陽台變得好乾淨,他們歡呼著
突然他們說,這裡應該可以做點改變
於是把我們的陽台改成可以看見天空的玻璃頂
他們問:這樣不錯吧!?我們說:恩,可以看到星空真的很不錯耶!
可是他們把我們的房間也變成那樣的陽台了,而且和隔壁連在一起
我說,你們這樣我的房間怎麼辦?他們沒有回答,就開開心心地走了,
我走到隔壁按了電鈴想要借個東西,開門之後我走進一個房間
似乎要通過窗戶才能到達另一個房間,外面下著小雨
我大拉拉的爬出窗台,走進另一個小屋,他們正在看電影
於是我跟他們說我想藉張紙條,得到了一疊紙,有個台裔的男孩跟我說她爸爸也是台灣人
這好像是他的房間,我再度穿過窗戶回到原來那個房間,確認了手上的紙條
然而沒有一張紙條是空白的,上面都記載了一些化學物理的公式
於是我離開那個公寓要回到自己的公寓前,遇到了一組人
媽媽是歐洲人,爸爸是亞裔,似乎是幫他兒子在找房子
除了大兒子還有他弟弟也跟著來了
我跟他們說隔壁那裡好像人還沒回來,要不要先在我這裡喝個茶
於是我就帶他們進屋裡看看,他們也問了我這間房子什麼時候會空下
我說我也不知道,哥哥在屋內東看西看,弟弟則那裡跑來跑去
他說:誒?這裡可以通到隔壁耶!

日記 19.02.2016 Tübingen

看著以前留下的文章,其實多少有點想把他們都刪掉,不知道為什麼,也沒有理由,有很多篇自己看都看不下去,或許是年紀稍長之後,回頭望去便發現以前寫下的文字其實很無趣,他就死死地躺在那裡,戳他腰也不會癢,拉他起來也不肯跳舞,推他一把也不會滾動,像深根地心的大石頭般僵硬。

可是現在我也其實也沒辦法寫出什麼多雋美的字句,生活是如此的乏善可陳,心裡也沒有這麼多話可以說,突然的所有對於文字的想像,都變成只在夢裡呈現,不斷地夢到一堆奇怪的語言,炫麗的場景,鬼魅妖魔,珍禽猛獸,等外星生物,或是看起來像預知夢,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實現的劇情。結果惹的自己好一陣期待,卻又怕希望落空。同時趕工中的論文來到最後關頭,卻又擔心想要抓住的會從手中流去,然後又害怕行動反而失去的更快,所以糾結在要說不說,要做不做的矛盾想法。然而真的重要的其實是該寫完的論文,和該考過的口試,還有一定得申請的簽證。

說實話,我其實不知道我有什麼好糾結的,理論上就是乖乖寫完論文再說,但是事情就是這麼不從人願,總是會一起出現,一起擠到你的腦海中,讓你同時煩惱著,讓你翻到半夜無法入眠,然後隔天出現腦袋要你起床,身體不肯的狀況,鬧鐘每五分鐘吵一次,陽光硬是滲透百葉窗的縫隙,橫豎是要把你從床上拖著拉著推著去廚房準備早餐,如果再繼續賴床就會發現你會餓到沒力氣,結果就會睡到中午,打亂一天的計畫,於是自己跟自己生氣。

至於另外那個人呢?他自己可夠煩惱的了,他做不出決定,你也只能看著他煩惱,也幫不上忙,即便你很想幫他,或是跟他說:嘿,不論你做什麼決定,我希望你可以過得好好的,因為你對我來說很重要。可惜的是這句話對現實一點幫助都沒有,也可能只是加重他選擇上的困難,然而這也可能只是你自己想的,說不定他很想聽到這句話。於是你又再度陷入你和你自己的矛盾,然後又打亂了你本來的計劃或是你本來的期望。

或許你很想專注在他身上,但是你其實自己不清楚你到底對過去還有多少掛念,你也不清楚你可以承諾他什麼,因為你其實也在一個渾沌的狀態,前方還有很多挑戰在等著你,而你也不知道你和他到底是不是最適合的,而這個在現在這個情況其實你是無能為力的,你只能嘗試著每個晚上在床上靜坐,讓自己平靜的可以入睡,讓自己不混亂的繼續完成你的論文,如此而已。

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不如這樣論文版(套用曲:不如這樣 陳奕迅)

不如這樣論文版 作詞:PSC.
(套用曲:陳奕迅 不如這樣,作曲:陳偉 編曲:陳偉)


天快亮了 我的手呢 他一直沒有停過
我該睡了 但論文呢 有沒有一點點寫不完

每一篇不得不交出的報告 總算讓我熬過去
每一段不得不拼湊的段落 只是一種過程

如果每次meeting 真的有用 為什麼 還會寫到天荒

不如這樣 我就一路思考到天亮
如果畢業是種補償 夜有什麼不能明亮
反正就這樣 我常寫到自己隆跨謀
只是deadline總等在那 殘忍的是 夜不夠長

找的找了 讀的讀了 我到底在寫三小
咖啡喝了 我七笑了 仍然挀不出那段結尾

如果每次meeting 真的有用 為什麼 還會寫到天荒

不如這樣 我就一路思考到天亮
如果畢業是種補償 夜有什麼不能明亮
反正就這樣 我常寫到自己隆跨謀
只是deadline總等在那 殘忍的是 夜不夠

2014年6月2日 星期一

噩夢

一:

在南部,從臺北藝術大學下了捷運之後
她問我說:ㄟ ?你的包包呢?
我:啊!好像在車上!
於是我跳上車,找了好久,沒有看到我的東西,這時候已經過了兩站。我只好走出車廂想說搭車回頭,可是車站的設計居然是我需要出站再進站,可是我身無分文,於是我只好走向服務台,跟櫃檯解釋我朋友在哪裡等我,然而最後到底有沒有搭上車我已經忘了,但是突然的我失去意識,酥醒的時候躺在一個黑暗的房間裡,突然想到我要回去,可是我不知道在哪裡,恐慌著,我現在在哪裡?手機呢?我摸索著,拿起了一台Home鍵貼上貼紙的iPhone,不知道為什麼掙扎的喊叫著。

二:

和朋友約了個時間碰面,等待的時候有點無聊於是逛了逛商店,她來了之後,我們一起去挑了一檯印表機,可是我好猶豫,因為它只有一個功能是我想要的,於是我想:我真的要為了這功能買一檯印表機嗎?最後我還是沒有買它。

2013年7月17日 星期三

杜城夜語

杜城夜語

夜月高弦南方空,
瓊漿隨伺盈滿盅。
知己相伴異鄉夢,
嬋娟千里幾時逢。


PSC. /Joe Chen, Tübingen, 20. Jun. 2013

離愁

離愁

隻身異鄉數載冬,月夜縱酒憶從頭。
老城尋蹤嗜佳餚,隱身喧鬧品珍饈。
旅居歲月得知音,若得此生黃金鐘。
音繞於樑不得休,高談闊論畢生夢。
故人一辭千里遙,唯有杜康伺杯中。
豔陽寒照窗几前,浮雲蔽月掩情愁。

PSC. 2013 Tübingen